TOP

【每日一长】(第16期)朱灿民:湖南异地商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单位:无锡市湖南商会执行会长
2018-06-01 11:39:02 来源: 作者:

但愿“天下无寒人”

——无锡市湖南商会执行会长朱灿民实现共富心愿纪实

陆 雨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他《新制布裘》中写道:“......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写的是诗人穿上了温暖的新丝绵袍,夜不能眠,想到天下不知多少受寒挨冻的人,要是他们也像自己一样温暖有多好啊!

 白居易的济世情怀果然得到了后人的赞赏和称颂,但他终究只是一种主观上的美好愿望。那么有没有把这种美好的愿望变成现实的人呢?

 有,无锡市湖南商会执行会长、无锡鼎城坤路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朱灿民,就是其中一个脚踏实地的践行者。


朱灿民出生在离毛泽东故居韶山冲三十多公里外的穷得叮当响的刘家冲村。全家祖孙三代蜗居在茅草土坯房内。他的父亲还算开明,很早就知道“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从小就对朱灿民说:“要想飞出山沟成凤凰,唯有读书上学堂......儿子啊,我们家哪怕再穷,我即使当掉裤子换围裆也要让你把书读好!”

带着父亲的殷切期望,朱灿民每天步行数十里山路读完了小学。毕业后又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湖南省重点中学——双峰县第一中学。在寄宿读书期间,为了节省开支,朱灿民每顿伙食只吃三两面,因此得了个“老三两”的外号。每晚夜自修结束,他实在饿得慌,就喝一杯白开水睡觉。每年寒暑假,回家乘长途汽车,需要四毛钱,他只花两毛钱乘坐一半路程,就为了省下两毛钱步行回家......

随着年岁的增长,兄弟姐妹都到了快速长身体的阶段,家中开支不断增加,加上母亲突发心脏病急需治疗,家中经济越来越拮据......面对现状,被贫困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朱灿民向父亲提出了休学去打工挣钱的想法。父亲理解儿子的心思,但确实没有了劝阻的勇气,他只是用湿润的眼睛久久望着儿子默默无语。

后来,当朱灿民正式向学校提出请求时,老师惊讶地说:“什么?你成绩那么好,明年高考是绝对有把握的,能不能想想办法再坚持一下呢?”

朱灿民不舍又无奈地说:“再读是绝对不可能了,唯一的路就是我要外出打工......

外出打工?打什么工?能挣到钱吗?这一连串问题朱灿民没有细细考虑过,他只有一个原始想法:如果再读,上完大学,起码还要五年,这哪儿来那么多钱?而不读,这五年出去打工挣钱,至少也可以减轻家中不少负担啊......

其实,朱灿民要外出打工那么坚定,还源自一次关于“挣钱”的经历。那还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校少先队开展“学雷锋”活动。一个星期天早晨,朱灿民看到邻家八十多岁的朱大爷在吃力地翻地,朱灿民就走过去抢过朱大爷手里的铁锹帮他翻地。一个早晨下来,朱灿民满头是汗。朱大爷边感谢,边从口袋里摸出两毛钱作为“劳动报酬”递给朱灿民,朱灿民说什么也不肯收下。朱大爷郑重其事地说:“小灿民,挣钱是不容易的,你不能嫌少啊,要挣钱都是靠一分一厘积攒起来的......

朱灿民急了:“大爷,我绝不是嫌你钱少,而是我们学校号召我们学雷锋做好事,我是来帮帮你的呀!”

朱大爷终于笑了起来:“哈哈,好孩子,我这是专门考考你的......!”

朱大爷的这次“考试”所讲的道理,在朱灿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深刻印象,这次也正好成了朱灿民坚定地要外出打工挣钱的天然动力。

朱灿民怀揣挣钱的梦想,告别父母,很快来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州。

可是,由于人生地不熟,朱灿民很长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只得辗转汕头、海丰、陆丰、浦宁等地摆地摊,干起了收售单放机、电吹风等小家电的买卖。虽说挣钱不多,但他始终记住邻家朱大爷的话,一点一滴积攒着整天在东躲西藏中“打游击”挣来的钱。两年下来,总算赚到了万把元,也算是他人生获得的“第一桶金”。为了挣更多的钱,他就与人合伙,开办了一家专门配套生产矿山设备的小厂。但因为初次尝试,缺乏经验,很快以失败告终。

不过朱灿民并没有一蹶不振。他认真总结教训,于一九九四年六月再次上广州,在市郊办了专门从事不锈钢镀膜等表面加工的小厂,虽然规模很小,但每月也有了万把元进账,一个月相当于摆地摊时的两年的收入。

他又把这“小有赚头”挣来的钱逐渐积聚起来,几年之后,他有了更多的资金,就在佛山投资三百多万元,办起“金源镜钢厂”,这是朱灿民向往已久真正成功自立创办的像模像样的第一家企业,每年能有七、八十万利润收入。

随着办厂经验的不断丰富,积累的资金越来越多,朱灿民一发不可收。到了二00四年,他在客户的真诚引荐下,又到无锡办起了“明煌泓不锈钢制品厂”。

由于资金的很快积累,到了二00八年,朱灿民个人出资,在无锡硕放花了数千万元买了四十九亩地,开办了“鼎城坤路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一直至今。

在经营中,朱灿民重诚信,讲质量,努力做出自己的品牌,成了华东地区同行业中的知名人士。朱灿民靠努力打拼,首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成了众人艳羡的“个人致富”的典型。


朱灿民先富了,有钱了,可是他心中常常想起了还没有富起来的人。他有一句朴实的话:“不知为什么,我看到周边的人过不好,心里总会难过......

那么这“周边的人”中,靠他最近的当然是他的家人。在双峰县甘棠镇刘家冲村,几乎人人都知道朱灿民是个“绝对的孝子”。他常年出门在外打拼,无论多忙,只要家中有事,他都会立即赶回。在《常回家看看》这首歌还没有问世的时候,朱灿民就已经用实际行动默默地“谱写”着歌词......

那是二00八年春节将至的时候,我国遇上了五十年未遇的特大严寒,连续几天风雪交加,路上结满了冰,朱灿民不顾天寒路滑,依然坚持开车回家。他紧握方向盘,不知不觉中车子会反身倒转。怕家人焦急,他时常停车给父母报告行路艰难但仍很平安的消息。就这样,三百公里的回家路,朱灿民艰难地走了三天三夜,终于在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赶回了温馨的家,和全家人一起吃上了年夜饭。

朱灿民家中人多,开支大,加上父亲曾因尝试创业失败,欠了很多债。俗话说:“冷是冷的风,穷是穷的债”,沉重的债务总像石头一样压在父亲的心上。朱灿民心里很清楚,不搬掉这块“石头”,家中始终笼罩着“阴云”。他想起了“父债子还”的古训,虽然当时赚的钱还不多,但朱灿民毅然先把家中的全部债务还清。朱灿民又连续花钱,集中给母亲治病,让他逐渐恢复健康,颐养晚年。

朱灿民有个哥哥,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不能下地干活。朱灿民就拿出七、八万元资助哥哥在深圳租了家门面,办了一家小型超市。期间还帮哥哥设宴办了婚礼,娶上了嫂子,现在哥嫂俩勤勤恳恳操持运营,每年也有个二十多万收入。

朱灿民还帮助姐姐、姐夫、以及妹妹、妹夫提供机遇介绍了工作,使他们都过上了幸福安逸的小康生活。

有人问过朱灿民:“你为全家人过得好,在经济上有过多少付出?”他笑着说:“这个呀,自己真还没有计算过,反正这带动家庭过好日子也是我应尽的义务吧......

随着朱灿民事业的发达兴旺,来找他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除了有人直接向他借钱外,也有来想要他“垫资”的,还有商量能否合资办厂的......

对于这种现象,朱灿民一点也没有嫌弃,反而非常乐意地给予接待。他心里想,大家都想富起来,这不正是自己的心愿吗?

可是,时间长了,接待的人多了,有一天他突然想到一个新的问题:能不能除了在资金上帮助外,也帮他们学一些创业本领和技术,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财富,然后好共同富起来呢?这不正好符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领大家共同富裕”的要求吗?

因此,朱灿民决定立即开始大胆尝试。那天,正值朱灿民回湖南老家探望父亲,一个曾经担任过村委主任的老同学来找他,说起自己家中随着子女逐渐长大,家庭开支也越来越吃紧......听话听音,朱灿民一听就爽快地说:“这样吧,你跟我走,到我广东的一家企业去,帮我搞管理。”

老同学心里没有底:“真的?...可是我还从没搞过企业管理,这能行吗?”

“肯定能行!”朱灿民鼓励老同学,“因为你搞村委工作时有管理方面的经验呀!”

于是,两人正式谈妥:朱灿民给老同学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让他通过二、三年时间的实践,争取全部掌握独立经营的本领。

刚开始,因为老同学从未接触过不锈钢表面处理的业务,朱灿民就手把手从工艺、流程、要注意的问题以及如何跟客户谈判等,“全套”毫无保留地教给老同学。老同学虚心学习,认真实践,三年下来,就按分划给他的股份赚到了一百五十多万。现在不仅经济上也富了起来,还成了不锈钢表面处理的行家。

由慷慨解囊出资的“资助”到毫无保留地输出本领技能的“智助”,这是朱灿民在带领周边人共同致富的行动中创造的一种新的模式。从此,来找朱灿民帮忙的人,都从朱灿民提供的机遇和众多“点子”中不断迈出了成功的步伐。


说起来,也许有许多人都难以置信:朱灿民在外有着那么多的企业,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可是,他还兼任家乡刘家冲村的党支部书记,而且,一干就是连续十四年!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朱灿民从没有任何高调的表态,也没有雄心勃勃的豪言壮语,只是简短地回答:“因为村里实在太穷了啊......

其实,朱灿民兼任“村委书记”,并非他认为自己有什么特大的本领,而只是想不负众望,竭尽所能,帮助全村的父老乡亲一起走出贫困,这才是一直潜藏在他心底的最真实的想法。因此,十四年来,他始终默默地一点一滴地用他的深情和行动诠释着他内心深处的这个“潜台词”:

在刘家冲村,原先有一条被世世代代的山民自然踩踏出来的狭窄山路,歪歪曲曲,高低不平,每逢雨天泥泞不堪,村里人行走极不方便,朱灿民自己出资近三十万元,铺筑了一条可通汽车的光滑平坦的水泥路。村民们欢呼雀跃,一致要求用“朱灿民”的名字命名,可是朱灿民说什么也不肯,他说:“若要富,先通路,这是我应该考虑的头等大事。”

村里有一个山头,常年荒秃秃地寸草不长。朱灿民先后花了几十万元植树绿化。现在不仅绿坡成荫,还能让人看到树丛中成群的鸡鸭在觅食嬉戏。坡下还开挖了许多鱼塘,塘边郁郁葱葱,种满了各式蔬菜......

朱灿民看到了村里孩子上学的校舍陈旧破落,他自己带头捐款五万元,又在佛山组织动员同乡企业家一起出力,先后募集到五十多万元,把原先的土坯茅草房全部推倒,建起了一座两层楼的崭新明亮的瓦房校舍。

朱灿民又与村镇其他领导一起,一次又一次地去县里以及农业局、水利局、建设局等部门反映情况,终于争取到了“扶贫村”的优抚政策,将下拨的扶贫费严格专款专用在全村机耕农田水利改造上:开凿了饮水隧道、建造了水库、开辟了梯田,种上了水稻......一改以往靠天下雨种田而颗粒无收的景象。

最近,朱灿民又在为全村父老乡亲的饮水问题而盘算着,他准备筹集九十万元左右,在山下挖一个深井,在山顶建个水塔,再安装一套净化设备,然后通过水管将净化后的“自来水”流进每家每户......

朱灿民为村里的事操尽了心,他经常从外地赶回村里办事,来来去去出差,可是,十四年来,从没向村里报销过一分一厘差旅费,也没领过一分一厘的正常应得的“职务工资”,而是把这些钱全部捐给了村里......

朱灿民心中总想着让村里人脱贫富起来,但免不掉总因天灾人祸等原因产生的“特困户”及鳏寡孤独的“五保”老人,他认为这些人是“贫中之贫”,是重点帮扶对象。没想到,在采访时,朱灿民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村里七个“五保户”及十四个“特困户”的名单。他说,从二00四年起,十多年来,每年春节,他都要掏自己的钱,分发给每户两万元,让他们欢欢喜喜和大家一起快乐地过年。

每逢村里有“五保”老人离世,朱灿民知道了,总要在百忙之中赶到。有个“五保户”,去世时家中仅存四千多元钱,办不起丧事。从外地赶回的朱灿民就自己掏钱像样地为他料理了后事,让死者有尊严地离去。现场“五保”老人朱怡如拉着朱灿民的手激动地:“灿民啊,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我哪一天走时,你也能回来帮我料理我的后事......

心与心呼应,情与情相通。朱灿民全身心地为村民付出,得到了全村父老乡亲的无比尊敬与爱戴。他们每次看到朱灿民回来,都要上前拉着他的手,亲切地问长问短,倾诉着自己的家常与心事。

今年九月,朱灿民家里新添了孙子,村民们知道后,就不约而同上门祝贺,有送鸡的、送蛋的,甚至有人送来了自己孙辈出生时舍不得穿的婴儿衣的......朱灿民怎么推辞谢绝都丝毫没用。于是,他对老乡送来的每一件礼品,都付给了二百元钱给予“回礼”,老乡们也再三推辞,可是朱灿民说:“这是我要真心谢谢大家的心意啊!”

朱灿民推已及人,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无比快乐地逐步实现着自己的心愿。有人对他说:“你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呀!”可是朱灿民却淡然回答:“哪里呀,其实我得到的还少吗?”

 是的,朱灿民的回答朴实无华,但它却像金子般熠熠闪光。因为他告诉我们:什么是一个人活在世上的真正价值!



上一篇【每日一长】(第17期)胡祥文:湖.. 下一篇【每日一长】(第15期)周利刚,湖..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698号